日治是殖民,國府是再殖民~陳芳明教授如是解釋:

大和民族主義替換成中華民族主義,專賣替接續成公賣國營,日本戶籍制度被充分運用為監視系統。但文化的移植犬牙交錯,在於受害與受益同時納入,後殖民時代則仍在演變期待中。



繼承不是推翻,也非革命,如小腳慢慢放大,只能概括承受。所以台灣的轉型正義,無法用清算鬥爭的方式解決,只有一代一代改革。



文學上,對岸的白話與方言,很美。但台灣作家使用的是更精鍊的文學語言,成為華文世界的中心。



我想所謂台灣共識,應該是教授說的目前台灣努力的目標:政治民主化,經濟現代化,文化本土化。但尋求主體的同時,也是含容差異,因為一部台灣史就是不斷的移民史。



敏隆講堂的覓空間:跨國移工畫家四人聯展(5/5-5/30),呼應著陳教授的關懷~人總記得自己被欺負,卻忘了自己如何欺負別人。https://www.facebook.com/SacMau2011?sk=wall&filter=2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