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古拉姆.拉詹,印度學者,曾任IMF首席經濟學家。

苦口婆心的,事前預言金融海嘯遭到責難、事後仍不忘教育大眾,這場海嘯與非理性的大家都有關。

像板塊間的斷層帶,他希望能彌補金融體系的裂縫。但不是保守派的完全放任自由,也不是激進派的政府進場干預。

他比較傾向:政府制定常態法規,企業透明化,大眾監督。

他不贊成政府救體質不佳的企業。這樣做等於放縱他們總是冒高風險,最後由政府收爛攤子。

讓政府的人才背景多元化,如已退休的事業經營者、企業中具有財務經驗的核心管理階層、學者專家群。

方能阻隔政府與大企業之間的裙帶關係。


 

德、日等出口國,讓美國吸收消費,大量外匯存底,使得利率太低,自己金融泡沫化。

他希望今日中國別步其後塵,最後受害的反而是自己,也加大全球金融的斷層。

法國和台灣,則是少數從國有企業做出重大貢獻,而變得富有的成功案例。

美國低層民眾的生活和教育品質,是經濟已經逐漸成長,卻失業率依然居高不下的主因。所以他有專章談幼教的向下延伸。


因為民主政治的選舉制度,使得政策變得討好民眾,

與亞當斯密口中的市場自我調節機制出現問題,民主制度與資本主義竟然是不相容的。


所以他認為應該由多元經濟機構透過網路說服大眾:

千萬不要相信可以找到一道放諸四海皆準的藥方,來解決所有的醜惡現象和不道德的行為,為社會帶來根本的變革。

也不要對國家立法過度自信,國家的干預很容易落到別有用心的人手裡,反而變成壓迫大眾的工具。

正確的方案是:公眾視聽(所有資訊的透明)~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電燈是最有效率的警察。


當然,前提是大眾要被教育。

因為社會大眾的眼界比在位的政府來得長,而且通常更有理想性格,

更關注對全球有益的好處,也比較有可能接受遊說。如環保議題的推廣。


這本書挺專業的,所以它應該是寫給中產階級的經濟學。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