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這是個多麼碩大的城市,浩瀚、無垠、會讓人迷路。

當年,媽媽要我到台南市政府繳費,我嚇哭了,認為她派了個艱鉅的任務,

我會迷失在這個迷宮般的城市裡。

一面哭,一面還是硬著頭皮去了,也安然返家,

但記憶中街道逼人的身影依舊。

 

40年後,我老了,雖然步調變慢了,但古都在我眼裡卻變小了...

如同國小課桌椅般,不能理解,何以這麼小的座位,還能畫出楚河漢界?

做為與隔壁鄰伴不合時的爭執線。

其實,台南市+台南縣=大台南,變大了,是我重回故里的錯覺。

20130910_183126

美麗的台南運河夜景。生長於北區的我,此地曾經是個多麼遙遠的天邊。

 

和當年的老師、同學初見的瞬間,過往,如快轉影片般飛逝,

但屬於喬艾斯(James Joyes,1881-1941)的小說~尤里西斯(Ulysses,1922)類的意識流跳接,

蒙太奇的剪接,一幕幕被不同人的記憶喚醒,忽而現在、忽而過去;忽而海濱、忽而教室。

喔,記起來了...雖然片段,但都很經典:

長髮飄逸的老師,氣質纖細依舊,竟像同窗、談吐更雅了;

滿腹詩詞的老師,記憶一般驚人,細數每個名字;

她是珠算高手、長跑健將;

她是榜首、是眾人的驕傲;

她是數學天才,果然當上老師;

她是英文演講常勝軍,也是財經奇才;

....

忙進忙出,我錯過不少資訊更新,

但偷偷聽來,就已經滿載不完。

 

眾人開著玩笑,那話語、手勢、語調,依稀當年模樣。

於是,那些年,我們一起渡過的歲月,

讓台南變小、變親切、變得更家鄉。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