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文學家,他的作品是眾人熟悉的;但身為將軍之子如何看父親,這是解嚴以後才能完成的。
《孽子》寫於1980年代,是先鋒;21世紀才在公視播出,有位觀眾希望打出跑馬燈:「告訴我的孩子,我們等他,希望他回家。」我潸然淚下~擁抱這些社會孤兒,是感性敏銳的作家釋出的溫暖。將軍之子,當年的心一定也苦;晚年才得以出書《樹猶如此》。
作家的溫柔、感性、謙沖,正是賈寶玉的,也是柳夢梅的;或者他更懂林黛玉和杜麗娘。曾經,優雅的崑曲,在北一女課堂裡,一個17歲的花樣女孩唱將起來,讓人驚艷的「青春版牡丹亭」,提前演出。不知那女孩是否繼續唱著⋯⋯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