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織在羊駝毛上,鮮豔的顏色,精細的圖案,四尊共同向內的神明,嘴上叼著人頭,亮黃與粉色,增添幾許鬼魅。
如此珍貴的布,裹在坐著的木乃伊上,可能包覆一個人,也找到一群可能的家人。怎樣的技術、怎樣的氣候,這些屍體仍可見人形、髮絲與表情。
漢代長沙軑侯夫人利倉,也讓世人驚豔。埃及的沙漠乾燥,秘魯的山上寒冷,尚能理解屍體的保存。但雲夢大澤的長江流域,如何在不挖出器官下,完好肉體的彈性,只能說這是一系列的保護措施和一連串躲過盜墓者的好運。
利倉夫人的丈夫和兒子的墓,早已被盜,破壞了周遭的防護。她則不然。在漢代貴族墓制“黃腸題湊”(井字型層層內湊的通道,棺木置於最中央、最底層,如入迷宮)的設計下,棺木內外一層層高嶺土和黑炭,有助吸水;屍體裹著層層絲布,於是成就了
一具驚人的濕屍。
考古家說,掘開的當下,還見到陪葬的一碗蓮藕湯,裡面的藕片,半小時後,灰飛煙滅,正是空氣化了它。利倉夫人日後也開始失水消氣,現代醫療仍無法挽救這大自然的宿命。但掃描出胃裡的香瓜籽和判斷50歲的年紀,也盡力了。覆蓋棺上的一面幡旗,美麗的色澤與畫意,也是美術史的大事,它有個美麗的名字叫“飛天”,有助主人昇天。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