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綱一本」,發十問:

人有多種,為什麼教科書只能有一種?
真有一本「最好、最完整」的教科書嗎?
背一本教科書,會考些什麼?
國小、國中學生沒有聰明的小孩?
大台北地區將來如何與世界競爭?
大學聯考時,一綱一本地區的小孩有多少競爭力?
教科書和參考書哪一種對考試有效?
老師被教科書引導,還是老師主導教學?
教改是為了更輕鬆嗎?
決策與自由民主背道而馳,我們的未來會如何?

配套的想法與作法?以歷史科為例

心中沒有教科書

對學習知識而言,所有的文本都只是一個工具,只是切入議題的依據。老師在教學現場是藝術家,化敘述的文字為生動的語言或問題,時而表演,時而解惑,時而讚揚,引導學生看到時代趨勢,學習邏輯與推論,對古人感同身受。學生來到學校不是讀那一本書,是讀一套學科理論,是享受團體教學的互動,是培養帶得走的能力,更是對人的寬容。

每本書都只能呈現大象的一部份

如果有一本完美的書出現,那就意味著世上其他的書不需要存在了。事實不然,父母都知道大量閱讀的重要。所以孩子小時候,媽媽引導他不斷讀各種歷史故事,讓學習更有趣;長大後,金庸武俠小說又帶來另一種學史的痛快;隨這年齡的增長,讀史景遷和費正清描繪出不同的中國,味道不同、角度不一、文筆迥異,讓我們的視野更寬廣。一直學到老,大象的形象才會逐漸完整,正是知識迷人之處?很想再知道更多。

不同社群,選不一樣教材

北部學生熟悉十三行文化,南部學生則覺得蔦松文化比較親切,布農族的孩子在南投縣可以親臨高山的曲冰遺址,訴說著部落流傳的故事。同樣是考古遺址的學習,任何一個地區的例子,都可以學到台灣的新石器文化,如何以陶器展現生活與藝術的能力。但因為地緣的親切,或得以親身考察,更增添熟悉度。同一種綱要,不同版本的歷史教科書著墨不同,有的多談文化,有的強調經濟,有的擅寫大眾文化,老師們依據該校學生社群的來源,選擇最適合閱讀或引導的書本,才能真正落實因材施教。

跳脫課本出題,以合作化解

一綱多本下,老師出題的觀念需要隨之改變。讀其中一本教科書的孩子如何應對多本教科書的考題?考基本概念或題目提供充分訊息,是唯一法則。記憶真的最簡單嗎?它考驗著天賦予人類遺忘的本能。如果讀《鹿鼎記》要考韋小寶在哪一天見到康熙皇帝?庸迷一定好笑。可是老師們為了要求學生「背下」某一種知識,常不小心落入此種荒謬中而不自知。筆者雖常提醒自己,也很難以避免,尤其校內考試輪流出題,每一個老師認為重要的知識點不同,知識無止境的困擾叢生。本校的解套方法是合作出題,一一修題,請別人看自己的盲點,如此不但減輕出題壓力,還讓各班成績相當,更重要的是讓題目更符合歷史學的基本價值。

家長要擔心,你的孩子將失去競爭力

一綱一本看似減輕負擔,其實你仍然不放心,參考書照買,補習班照去。因為你開始擔心大專聯考時其他縣市的競爭對手,你的孩子已經輸在起跑點上。更糟的是,你的孩子還可能出國與世界青年競爭。但是一綱多本,不是要買更多參考書,更得跑補習班了嗎?時下流行的參考書強調重點整理,而且保證各版都有,結果每一重點不是斷章取義,就是不知前因後果,所以背了忘、忘了再背,週而復始,這才是學生真正的負擔。而這都是因為要考試。

都是考試惹的禍

如果考題考的是概念,讀任何一版教科書都足以回答問題。以今年台北區公立高中第二次學測模擬考57題為例:「有些經常被重複使用的流行詞彙,往往會透露出該時代的思潮與關注焦點,下列四組語彙,請依時代先後順序排列:甲:『服從、罪惡、神恩、得救、天國』;乙:『物質、事實、實際、演化、進步』」;丙、『相對性、存在、調解、功能、解構』;丁『自然律、理性、情操、人道、完美性』」答案是:甲丁乙丙。甲是篤信宗教的中古,乙是從進化觀點到相信進步的十九世紀,丙是解構現代的後現代,丁是服膺自然律與理性的啟蒙時代。這些詞彙不斷出現在每一版本教科書文句裡,學生學會的是綜合組織判斷的能力,更測驗出歷史學科重要課題之一,即不同時代,使用不同詞彙表達。學習理解這些,有助於釐清我們對不同時空人事的寬容。

如「台灣地位」的討論為何在今天才沸沸揚揚?一言堂體制下,只有一種說法會被審核通過,學界解釋開羅宣言和舊金山和約的各種說法被隱匿,如今在民主的氛圍底下被刻意宣揚,相當程度反應我們的認同危機,更清楚呈現我們這群受一言堂教育訓練出來的成人世界,不知道解釋是多元的,不明白別人可以有不同意見。我們想讓下一代怎麼理解別人?

改革就是揚棄傳統嗎?

這個議題在中國遭受西潮撞擊時就不斷被提起。傳統與現代常是接續的、混雜的,沒有人可以二分得清楚。就像反對討論式教學法的人,認為從此記憶被拋棄,其實在討論的過程中,所提供的資料與反覆的辯證中已經牢牢記住。教育改革是要讓學生有方法的輕鬆學習,但不意味學習是輕鬆的。我們的社會不該總是停留在非黑即白,非對即錯的對立下。

教改的策略不是都合理,如合科以為可以更輕鬆的謬誤;但是老師的教學法、家長唯有讀書高的觀念,選系要選「有用的」,這些「想法」繼續下去,一綱一本也救不了我們的教育。

改人心,比改制度更花時間

學校是一個相對安寧的巨塔,它應該有自己的理想引領社會?還是被社會的需求給淹沒?

(投稿於台北市教師會20070127)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