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讓這張支票兌現為「一綱多本」請命 

北一女中歷史科教師單兆榮2006/12/20

一綱一本決策可以不必兌現
 
 根據誠信原則,未來的台北市長郝龍斌先生必須兌現競選支票,因為得到市民信任是一件重要的事,但是面對教育百年大計,我不得已不大聲疾呼~請別實踐一綱一本的競選諾言。

多元可以學習寬容
 
 以歷史教學為例,英國從小學起就讓孩子練習推理與判斷,如使用兩則資料,一則正面肯定羅馬文化對不列顛的貢獻,一則負面強調羅馬文化改變了原有不列顛人的生活,孩子們需解讀這兩則資料作者背後的意圖。這樣的練習,讓孩子看到人是有立場的,因為觀念不同,解讀不同,才有討論的空間與必要。

 不同版本的教科書就是不同作者的不同角度,呈現這個社會的多元面貌。教室裡的討論,就是在學習如何理性思考、尊重不同意見,進而化解衝突。這種學習,讓今天藍綠對決的「意氣之爭」,有機會在將來化為「政見之爭」。

教學現場已經改變

 多本呈現不同視野,多元是人類世界本來面貌,教育不正是期待教出能夠判斷事物、解決問題的學生嗎?市場機制雖然不見得能製造最好的教科書,但至少提供選擇與比較的機會,也讓大家對知識的複雜性有更多的體會。定於一尊的版本,容易回到當年「背多分」的時代。

  記得兒子小時候的國語考卷上問道:「弟弟坐在:1爸爸2媽媽3外婆的腿上?」答案是:3外婆,因為那一課的課文就是這麼寫。隨著多本時代來臨,這樣的考題已經逐漸減少,許多用心的老師會出有意義的應用題,不只釣魚給學生,還教學生自己釣魚,這樣吃到的魚更鮮美。

 教改,其實要改的是人對教育的看法。

都是考試惹的禍

 一綱多本使家長懷疑孩子必須讀完「所有」的版本才會考試,他們錯了嗎?校內考試或升學考試都需負起責任,如果考題仍然需要用到大量的記憶,多個版本就意味要背的知識更多。是我們出題不當,引發大眾的焦慮,解決的辦法是調整考試,而非回到一綱一本。

 所以一綱多本的配套考試必須是簡單的、概念的、邏輯的、推理的、方法的,甚至是得高分的。考試的目的只是篩選,只是驗收,絕非考倒。

 「一言堂」的時代已遠,教育的春天正在暖化寒冬,請別讓我們走回頭路。

(本文投稿20061223日《中國時報》民意論壇)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