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兆榮2002/3/23

200246日刊於中央日報人與歷史版

 

前南斯拉夫在二次大戰後,由走獨立路線的共產黨領袖狄托統治,曾經有一段數字順口溜,貼切說明這個國家的複雜性:一個政黨(共產黨),兩種字母(拉丁、 Cyrillic),三種宗教(東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四種語言(塞爾維亞、克羅特、斯洛汶、馬其頓),五種民族(塞爾維亞、克羅特、斯洛汶、馬其頓、阿爾巴尼亞),六個加盟共和國(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汶尼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黑山國、馬其頓,外加一個伏衣伏丁那自治省、一個科索夫自治區),七個鄰國(奧、匈、義、阿、保、羅、希)。

更複雜的是每一個共和國內部有各種不同比例的族群分布,如塞爾維亞共和國境內塞裔多,自認為在脫離土耳其帝國的獨立運動中出力最大,但國家比較貧窮;克羅塞西亞共和國則是克裔多,經濟情況佳,歷史上曾經被奧匈帝國所統治。這兩大族群塞裔與克裔也都曾經在自己比較優勢的地區對另一族群進行屠殺。狄托在世時強人領導,共產集權下各族群尚能在國家統一的意識上被宣傳為一個南斯拉夫民族,彼此相安無事,甚至因為許多族裔的混居,朋友往來、族群通婚均是常態。但是狄托死後十年的共黨集體領導相對衰弱,再加上1990年代世界兩大趨勢:共產崩潰與族群糾紛,南斯拉夫都躬逢其盛。根據前南斯拉夫派駐歐洲共同體的大使塞諾布恩雅(大作:《南斯拉夫分裂大戲》)的分析:該國的族群分裂經過三部曲,第一步由各族裔的學者以歷史文化證明自己的族群比他族優秀,也比其他族群貢獻更多;第二步交由政治領導人大聲疾呼、充分宣傳;最後進入激烈的群眾運動。於是一場場種族清洗,活生生上演在世人的面前,沒有人能夠真正說清楚誰對誰錯!

南斯拉夫民族只是泛稱,也是相對應於北斯拉夫。歷史上的巴爾幹半島,位於歐亞交界處,不知多少民族在此駐足融合,更有不少宗教在此衝突停留,註定她複雜的命運。上古至今,此區經歷過的文化有:燦爛的希臘、大鎔爐的波斯、希臘化的馬其頓、實用的羅馬;大宗教有:羅馬的希臘正教(不同於西半部的羅馬公教)、土耳其的伊斯蘭教。羅馬公教的十字軍曾經援助國她,也洗劫過她;伊斯蘭教徒與之通商,也佔領統治她。一次大戰後,帝國主義又對此區的政治版圖做奇怪的切割,當地最大族裔用「大斯拉夫民族」此種想像的共同體導引,土耳其裔成了可惡的「外來政權」,昔日的鄰居好友,都成了歷史上不共戴天的仇敵。大斯拉夫族裔再細分出各種族群,加上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都有聖戰的傳統糾纏著,一一獨立、彼此爭戰,只為釐清歷史上曾經如何?但是,歷史無法時光倒回,種族融合無法再「純淨」!

這種血淋淋的歷史教訓,絕非孤例,當今世上還不少。蘇聯的瓦解、車臣欲脫離俄國、西藏想要自治、新疆維吾爾族也希望擺脫大漢沙文、非洲各國部落的內戰……。台灣此刻也在歷史的過往中掙扎,試圖釐清族群的責任,只希望台灣的獨立運動是在理智的現況中考量,而不是假歷史為名,行族群分裂之實!畢竟,沒有人能夠滾回哪裡?也沒有人能夠說清楚「台灣人」的血統定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單兆榮 的頭像
單兆榮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