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ami在希伯來文是「家」,片名已經諷刺的點出猶太人命名的城市,歷史上是巴勒斯坦人的貧民區。此地離富裕的首都台拉維夫不遠,但生活情境很遠。

混居著各種身份:身陷黑道屠殺危機的穆斯林家庭(巴勒斯坦人)、猶太教徒的餐廳老闆、一對不可能有結果的戀人(貧富差距、宗教對立、種族地位)、「非法」(以色列政府規定下的非法)進入餐廳打工的巴勒斯坦青年、在此處維持治安的以色列警察。這兒都是他們的家。

    以色列導演+巴勒斯坦導演+5章故事洛杉磯的Crash,非常不同的是這裡不只有種族、宗教,還有罪惡和貧困,當然戰爭的持續、土地的歷史糾紛、國家的獨立與和平,讓此片比衝擊效應,更感震撼!

    從開始到結束,因為語言混雜的關係(以色列人的希伯來語、巴勒斯坦人的阿拉伯語、貝都因人Bedouin的姆魯族語),也因為五個故事的一一呈現,比” Babel “(台灣電影商業翻譯為《火線交錯》,誤導觀眾,只為騙人進戲院!殊不知,誘騙了不喜歡這類電影的人,還會得到相反的評價,得不償失!)還混亂。巴比倫人建立通天塔後,上帝給了人類聽不懂彼此話語的懲罰。聽不懂的戲院觀眾,其實就是那個巴勒斯坦廚師的以色列新娘,不知道別人在說些什麼?但隱約知道他們的憤怒,也大致體會其中的危機,卻深陷無奈中。

    在埃及沙漠離群索居的游牧貝都因人,在一樣荒漠的阿雅米扮演黑道,有大老出來主持盜亦有道的俠義(阿拉伯語「姆魯族」的意思是極勇敢、好義、為氏族利益勇於衝鋒陷陣,不惜犧牲性命的人),在喊價的協商中,賠償人命以傷殘計價,也不時夾雜著穆斯林奉獻給阿拉的什一稅。在穆斯林見面時,不斷出現的「讚美真主」、「阿拉祝福你」,在死亡迫近的時刻,顯得弔詭。

    以色列警察原來沒有制服,只是頭綁著一條可能寫著警察的帶子,在巴勒斯坦人居多的社區執行任務,彷彿日本武士頭綁必死決心的黃帶一般。只因路上塞車,下車執法,拘捕人犯都可能遭到痛恨以色列人的圍毆,又像《黑鷹計畫》裡的美國士兵進入索馬利亞街頭巷戰的叫人心慌。警察的弟弟是一名以色列士兵,回家途中失蹤,家人心中雪亮,只是找到屍骨時,仍然拒絕承認。這名死了弟弟的警察,卻又無辜死在餐廳老闆找警方對付女兒戀人弟弟的槍下。已經因為失蹤一名愛子的父親,長期癱軟在床上,如今又損失長子,怎樣的悲痛與哭聲,導演已經不想讓我們看或聽第二回了。

    這裡的死亡多麼容易:在路邊擦剛過戶的謀生工具計程車,被黑道誤認為是車主而遭槍殺;開咖啡館的叔叔,毫不留情掏出槍來殺了來勒索的黑道,之後店被燒、自己被打成殘廢、哥哥的全家被下屠殺令;餐廳廚師接到父親電話,趕回家中處理販毒的弟弟留下的毒品,怕警察再度上門搜索,湮滅證據,卻留下一些試吸,導致過量鼻血直流而死;因為羊群吵鬧睡不著的以色列人,與鄰居口角被殺。最駭人的是,13歲擅長畫圖,很愛哥哥的小男孩,因為堅持陪哥哥到現場販毒,因為槍由他保管,以為冒充歹徒的警察是壞人而槍殺(弔詭的是,警察本來就是來扮演歹徒交易毒品的),當然自己也被殺,不知情的哥哥匆匆跑回車上卻找不到弟弟的那一幕,令人不禁淚下!

    沒有人可以控訴什麼,在這個家園裡,一連串的誤解,也是一連串的命定。當然也有細膩動人的親情:擔心長子出門,心焦的母親終於盼到回來,氣得連賞巴掌之後抱子痛哭;為癱瘓的爺爺洗澡的穆斯林小男孩,畫著與親愛哥哥擁抱的場景;以色列警察在浴室裡和女兒玩泡泡,戀愛中的情人在餐廳偷偷勾過小指這些場景,可以稍稍放下緊張的心,縱情的讓暖流穿過,因為你必須再度武裝,等待下一幕不知會如何的悲慘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