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蔡明亮,起於〈愛情萬歲〉、〈天邊一朵雲〉。

98/10/1中午在典藏藝術餐廳(http://artouch.com/food/tea/tea.htm)見到他和李康生。有藝術家周于棟先生(儉班的孩子幸運,能透過簡社長帶來好友,讓孩子們有一場藝術的洗滌~在本來例行的班會中),有前外交部長程先生夫婦,有前民進黨主席美麗的施太太...,一場60人的文化界盛會。

遇到偶像的興奮不減於年輕人,簽名拍照不能少,重要的是:見識到文化的馬來西亞華僑。 同樣具深刻文化內涵的馬來西亞華人是賴瑞和,他的《杜甫的五城》,以火車遊唐代的方式,低調親和,卻具感染力。蔡明亮亦同。

 他本人很會說故事~母親的、父親的、小康的、片場的...,早就拋棄敘事風格的電影,一直向前走,讓人忘了他其實很會說故事,很生活,很注意尋常點滴。

 努力讀了許多典藏贈送的書和圖片,10/2迫不及待進入下午5時的首場。果然只有數人(尚未下班?或害怕蔡式影像?),中途還有2人離開,就當作有急事吧!

 臉~其實是演員後台的臉

小康導演到底拍了一部怎樣的戲,從頭到尾沒見到。不像談亞美尼亞大屠殺的〈A級控訴〉,一邊呈現好萊塢式的片段,一邊也呈現導演想呈現的片段。

 見到的是:

演員的尋常生活拍片現場:杜勒麗花園的鏡花水月,羅浮宮的地下水道、狹窄的工作梯、佈滿管線的通道、達文西的〈施洗者約翰〉底下拼貼的洞...

忙翻的製片:(楚浮的妻子芬妮‧亞當擔綱)處理拍片現場的混亂、尋找失蹤的演員、搬鹿頭道具取代失蹤的鹿、陪導演回家奔母喪(還要耐心等候)、 希律皇后不演了自己下場、安慰撞傷鼻子的希律王並補妝...

戲裡戲外的戀情:演員拍戲時,總是有些花邊,真真假假,戲殺青,有時就真的結束了。當然,還包括導演和演員間、國王與皇后的情愫...

演員都有幾分神經質:演多了,已經角色混淆。莎樂美怕光、希律王心情不定...

特別的幾個場景,令人莞爾:

廚房的水管破了:所有的家庭主婦都會遇到的問題,淹水時的手足無措。

中文老歌:向楚浮致敬的片段,是法國觀眾的權利,而老歌歌詞則是台灣觀眾的心領神會~笑點不同,各取所需。(天邊一朵雲的歌曲意像更豐富)

洋製片和媽媽的魂一起吃祭品:頭七不肯離開的鬼魂,看著法國女人吃起自己的供品,也拿起蓮霧,喀喀的咬起來,只是比較小聲,怕讓人知道她還在。連吃 豆花也擔心吞嚥的聲音太大,吵到與兒子共枕的女子。七天後離開時,鬼魂居然帶著行李,太酷了!鬼是有喜感的,因為那是 自己的母親。

台北旅館望向高架橋:汽車的奔流不息,房間的對話是,要有耐心,等待導演心情的復原。

怎樣讓演員有類玉似冰的皮膚:冷凍庫裡用冰塊,還不准吃熱茶。聯想達文西畫〈蒙娜麗莎〉的精心布置場景讓她微笑,是一樣的想盡辦法。

從達文西的畫下鑽出來:戲中殺了約翰的希律王演員從約翰的畫像下洞中爬出來,是誰向誰臣服?當下和歷史是迥異的。

 羅浮宮主席說:邀請蔡明亮是因為遠距離,可以看出太熟悉羅浮宮者所見不到的東西。

蔡導果然瞭解法國,又熟悉台灣,兩者相遇,串起離奇但又尋常的故事。我想,演員們最能懂。

最喜歡蔡明亮說李康生:永遠的小人物。我覺得小小的小康,是真正可以典藏的演員,因為他演的是我們芸芸眾生。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