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總在就業時被視為不重要學科,卻在政治議題、洗腦教育上變成重要科目。


讀98課綱內情,果然如後現代史家所言:大家都有立場。有人明顯,有人隱性。

都為了捍衛自己想捍衛的疆土而力爭。
 
民主沒有是非題,而是選擇題。
它是協商下的產物,需要無數次開會,充分表達大家的想法。

其實除了課綱,還有寫教科書的人,審書的人,教書的人,學習的人,
這些環節還有更複雜的糾葛,這是文史學科相對見解的必然。
所以,我贊成一綱多本,因為他讓大家都發聲。

課綱每十年修改一次是正常,為了因應學術研究新成果,也因應社會情勢的轉變,如解嚴。
95暫綱則很特別,是因為九年一貫實施後的銜接問題。
其實,銜接通常數理比較需要,文史科沒有非先上哪一部份,才可以進入哪一部份。

就歷史學而言,也沒有非上不可的內容,只要提供的資料足以讓學生學習做一名史家,以任何角度切入皆可。
所以,當時可以不必每一科皆修。

文史需要更多的討論,則應給予更多更長的準備時間。不必大家齊頭並進,多元化的作法仍待加強。
 
台灣的民主已經走到比較受公評的時代,所以,一切討論皆可公開。
過度期待某人上台,一切情勢將改觀,或擔憂一切復原,都是過度相信一個人可以決定一切,是對民主的不夠信任。
畢竟,威權時代太久,人們在解嚴後,心中仍然自我戒嚴。
民進黨不相信國民黨會改變,就像國民黨不相信民進黨可以理性問政一樣,犯了邏輯必然的毛病。

創作者介紹

單兆榮(丹楓小筑)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