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霍布斯邦說:是極端的年代。是科技進步的春天,也是戰爭最烈的冬天。

20世紀的兩次大戰,加上兩次中的戰間期,就像三明治,戰爭是吐司,戰間期是內餡~第一次大戰惹出的問題,在戰間期發酵,引發第二次大戰。如果算上二戰後的冷戰,是二戰的延續,則整個20世紀,都在解決戰爭造成的問題。更遑論,進入21世紀,各地內戰不斷至今。2011所謂的阿拉伯之春,嚴格說來,春天尚遠,此時方才進入寒冷的冬天。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71年,統一後的德意志國,讓周遭國家煩惱!

因為連續三場戰爭,分別打敗丹麥王國、領土廣大的奧匈帝國和老狐狸法皇拿破崙三世;但對德意志人民而言,身處中歐,容易被東西夾擊,統一時間又晚,需要即起直追,將士用命,因為時不我予。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是擔任高中歷史科輔導團期間,由新進教師研習分享的講綱,延伸出來的文章,刊登於《高中歷史科教學通訊》。

閱讀,是知識的重要來源,不會因為時空或文件呈現的形式而改變。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是應他校老師們要求,談如何使用他們手上的教科書,舉具體事例和考題互證。

讓老師們在一綱多本的現實中,解憂。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明威在《巴黎回憶錄》說:「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在典藏駁二開幕之際,試著改編成:「如果你夠幸運,認識簡社長,那麼典藏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典藏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吾乃普魯士人,你可知我顏色?黑白旗幟在我面前飄揚;吾列祖列宗為自由而犧牲,請謹記這是我顏色的真諦。

~普魯士國歌如是唱著...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德國人因為做事認真負責、一板一眼;製造汽車,領袖群倫;發明物件,耐操耐用;科學成就,如量子論的普朗克、相對論的愛因斯坦,修正了300年來的牛頓古典物理學。因此,刻版印象他們是理性的民族,法國則是浪漫的族群。殊不知,理性主義的大本營在法國,浪漫的狂飆運動則在德國。

舉事證為例,最能破除刻板印象: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晴山
郭明福水彩畫個展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堂感化院裡的德語課(即國語課),用作文的自省回憶作為懲罰,這題目就極盡諷刺。想起學生時代的作文題目,真有異曲同工之處。自己也曾任教國中國文課,出過一則~勇者的畫像,特別跟學生解釋勇者,不一定是外在行為的英勇,也可能是內在勇敢的堅持。在德語課這本書裡,我找到了畫家這名可敬的勇者。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七世紀的荷蘭七省剛脫離西班牙獨立(1568-1648的八十年獨立戰爭),

原有的名稱尼德蘭(Netherland),已經不太符合目前的疆界,改稱聯省共和國。

單兆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